当前位置:韶关新闻资讯 > 新闻发布 >

新闻发布

起底江苏徐州最大“色情集团”:10年组织卖淫

时间:2020-09-02 00:16 来源: 作者:admin666

  原标题:起底江苏徐州最大“色情集团”(上):10年组织卖淫16万次

  “只要被客人选中,一次提成至少330元。上钟不允许带手机,不能接私活,更要对客人隐私保密。”小丽是江苏省徐州市的一名失足女,她被称为99号技师。被抓时,她正帮客人洗澡,一小时前还曾接过客,赚了300多元。

  2018年6月,在江苏徐州市警方的一次抓捕行动中,小丽落网。和小丽一起被抓的,还有近百名失足女,她们来自不同的夜总会、洗浴中心、酒店、会所,甚至包括少数四五线的小明星。她们虽互不相识,却都是“黑老大”王在清编织的卖淫网络中的一枚枚棋子。据调查,10年间,王在清通过组织16万次的卖淫行为,共赚取了1.2亿元。

  随着王在清的落网,一个精心构建的“色情集团”轰然倒塌。今年6月3日,王在清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聚众淫乱罪等16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22年。

  8月底到9月初,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从涉案人辩护律师处了解到,王在清等多名被告人已提出上诉。

  值得注意的是,王在清构建的“色情集团”背后,曾牵出当地4名公安局局长等警界官员,在当地引发了巨大震动。

▲江苏徐州,海天云怡宫、海天净尘私人会所,原来就设置在四星级宾馆海天假日酒店里,如今早已人去楼空。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江苏徐州,海天云怡宫、海天净尘私人会所,原来就设置在四星级宾馆海天假日酒店里,如今早已人去楼空。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色情起点

  在整个“色情集团”搭建工程中,王在清始终闪烁其间,尽管其一再表示对部分场所的卖淫行为不知情。

  “他喜欢赌博、吸毒,皮肉生意也来钱快。”知情人士透露,在徐州,王在清的名字并不陌生。和他一样知名的,还有他操控的10家洗浴中心、KTV、会所。

  开元酒店,就是王在清构建“色情集团”的起点。

  王在清的涉足色情行业的行为可追溯到2004年。那一年,王在清24岁。“当时我承包了开元酒店的康体楼,里面有夜总会和桑拿,桑拿里面有卖淫服务。”王在清在警方笔录中声称,承包开元酒店的第二年,他又承包了开元二期迎宾路颐和洗浴,但因为失足女少,生意并不太好。

  之后几年,王在清曾到北京发展。但因资金出问题,王在清再次回到徐州。凭借着此前组织卖淫的经验,王在清准备在徐州大展拳脚。

  2008年左右,王在清纠结小弟、亲信后,先后在江苏徐州市泉山区、云龙区,河南省开封市等地组织卖淫;获取利润后,他又陆续经营法老王KTV、七星商务会所、北京彩虹等娱乐产业,积累资本。2009年12月,王在清注册成立江苏丰疆投资有限公司,后变更为江苏丰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疆集团),将涉黄产业、娱乐产业和“内保”均置于集团管理之下。

  对于丰疆集团,王在清一直引以为傲。对外以经营煤炭生意为主的丰疆集团,不仅成了王在漂白身份的平台,也成了他打通政商关系的渠道和资金转运点。

  在王在清眼里,任何产业都比不上卖淫赚钱来得快。以丰疆集团为依托,到2017年,王在清在徐州市区和河南开封等地,开设了徐州开元颐和桑拿洗浴中心、徐州开元鼎秀会、徐州四季温泉SPA会所、徐州海天云怡宫、徐州海天净尘私人会所、开封开元国会温泉会所等。

  在徐州人看来,这些地方的卖淫服务是公开秘密。起初也有周围居民和出租车司机举报过,但最终都不了了之。

▲在徐州当地,关于王在清背后有强大势力的说法很多。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在徐州当地,关于王在清背后有强大势力的说法很多。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规避风险

  在当地,关于王在清的说法有很多,更被当地娱乐行业称为“专家”。

  王在清将“专家”扮演得淋漓尽致。为了用正规按摩掩饰卖淫服务,王在清在对海天净尘私人会所装修前,特意到南京、澳门考察装修风格。为躲避公安机关查处,装了不少防盗门和密码门。

  为了规避法律风险,王在清用其亲属的名字注册过多家公司。其中,紫水晶公司居中管理涉黄产业和娱乐产业的财务,将徐州地区卖淫收入集中在该公司形成资金池,统一供丰疆集团调配使用;之后再将卖淫场所财务与丰疆集团其他产业财务分开设立,在表面上切断了丰疆集团与卖淫场所之间的资金链条关系。同时定期安排人员销毁卖淫场所的账目;通过配车、提供免费住房等方式,豢养“内保”人员保护场子。

  当地曾有传言称,在“道上”提到是王在清的人都能赢得几分面子。说是王在清场子的失足女,都要比其它场所的更有“面子”。因为王在清背后有着庞大的政商关系网,出了事都能摆平。

  后经法院审理查明,2008年至2018年案发,王在清卖淫网络中的百名失足女,共为其非法获利1.2亿元,这成为江苏地区近年来规模最大的卖淫集团。

▲法老王KTV、开元颐和桑拿洗浴中心、开元鼎秀会、四季温泉SPA会所,以前均设在云龙湖景区的五星级酒店开元名都大酒店内。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法老王KTV、开元颐和桑拿洗浴中心、开元鼎秀会、四季温泉SPA会所,以前均设在云龙湖景区的五星级酒店开元名都大酒店内。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会员制服务

  徐州四季温泉SPA会所和徐州海天净尘私人会所,是王在清卖淫网络上最重要的一环,也是王在清的聚宝盆和私人接待场所。会所的人都知道,王在清并不经常在这里出现。

  四季温泉SPA会所位于徐州著名景区云龙湖风景区内,其配套的开元名都大酒店是当地较为豪华的五星级酒店。这里也是王在清谈生意、做接待的主要地点。名气最大时,山东、安徽等周边城市的许多老板,都是四季温泉SPA会所和海天净尘私人会所的会员,其中不乏政府官员。检方证据材料中提到,在涉案场所的账本上发现,至少有16万笔收入与卖淫行为有关。

  据丰疆集团部分账本显示,仅四季温泉SPA会所和海天净尘私人会所,每天就能给王在清带来至少2万元的纯收入。王在清的得力助手杨某交代,四季温泉SPA会所和海天净尘私人会所是会员制场所,客人必须充值1万元以上才能成为会员,只有持卡才接待。实行会员制一方面是为了尽快收回成本,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有稳定客源。

  据了解,这些会所对服务员、失足女的仪容仪表、培训站姿、礼貌用语、服务流程、工作时间等均作出明确规定。上班期间一律穿灰色短袖衬衫、黑色裤子的工作服。失足女要求整洁、卫生,上班时间是每天下午1点到凌晨2点。其中,会所一楼二楼为普通洗浴中心,一楼仅设男性浴室。如果客人有特殊需要,由一楼服务员将其送上电梯后,由二楼服务员交给三楼服务员安排;三楼服务员会将客人带至房间,并安排卖淫人员和“内保”人员放哨。

  为了方便客人挑选,场所内的失足女有一个专门设置的休息区,没有顾客的失足女都在等待区里面。这个集团所招募的失足女要求是身材好,颜值高。所有失足女都由技师经理统一培训,培训内容包括全系列服务项目。

  一位曾经到会所嫖娼的顾客称,洗浴中心最通行的是包间制,客人可以要求失足女陪着洗澡,根据套餐不同,可提供的服务也不同。

  同时,王在清还注册办理了多个POS机,实行单独管理失足女和财务工作的制度,以规避风险。

▲在王在清控制下的丰疆集团宣传册中,洗浴中心、KTV是重点宣传内容。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在王在清控制下的丰疆集团宣传册中,洗浴中心、KTV是重点宣传内容。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编号管理

  在王在清看来,庞大的网络需要严格的管理。在各地考察后,王在清对上下班的考勤、现场的服务流程、卫生流程均制定了严格规定。失足女们每个都被编号,并要学习管理制度;每个场所也各有各的管理制度。

  在王在清制定的众多制度中,不仅包括约束服务员的制度,也包括管理卖淫技师的各项制度、应对公安检查流程等制度。比如现场服务员和技师不能互留联系方式,部门之间不能相互打听信息;现场不可以出现避孕套、性工具、情趣内衣等与卖淫有关的物品;前台安装警报装置,一楼服务员可通过对讲机喊话或按警报;卖淫技师不能带手机,不能接私活,按要求上下班,上下班走安全通道,不能走前门;请假必须经技师经理同意,不能和客人发生冲突,不能和会所服务员及其他员工处对象。如果因为技师原因导致客人拒绝买单,客人消费由技师垫付。KTV会所规定员工每天上下班时间及奖惩制度,采用层级式管理,不能越级,下级必须服从上级,不得顶嘴。

  除了规则制度外,王在清对失足女的提成也做出明确规定。以680元为起点,失足女可拿到四到六成的提成费用,但绝不允许接私活。2010年夏天,开封开元国会温泉会所温泉部经理黄某彬、主管文某私自联系会所外失足女到开元客房部为客人提供性服务,会所负责人陈某龙得知后向王在清汇报。王在清、陈某龙以开会为由将黄某彬、文某骗至丰疆集团总部,强行将二人关押在办公室内不让离开,先后以殴打、辱骂、恐吓等方式对二人进行审问。直至次日黄某彬、文某承诺“上缴非法所得”后,才让二人离开。

  失足女小丽供述称,“几乎每个人每天接客都在3人以上,多的达到七八人,平均每月收入两三万元。到开元的嫖客基本上都是有社会地位的人,也是腐蚀官员的手段。”

 ▲江苏徐州,位于老东门时尚街区的七星商务会所早已停业。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江苏徐州,位于老东门时尚街区的七星商务会所早已停业。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吸毒和淫乱

  在王在清的运作下,旗下卖淫场所每月纯利润就可达500万元以上。这些钱除了用作偿还贷款外,更多的是用于个人消费。

  赌博和吸毒,是王在清的爱好。

  检方查明,2017年6月15日,在徐州海天净尘私人会所888帝王房,王在清与江某某吸食毒品,王在清还安排失足女周某乙和闫某某到场,后四人进行淫乱活动。在周某乙离开后,王在清又安排失足女徐某某到场。王在清以金钱引诱徐某某、闫某某吸食毒品。之后王在清和江某某、徐某某、闫某某进行淫乱活动。

  2017年10月中旬的一天,王在清联系张某某(另案处理)购买毒品后,在徐州开元名都大酒店预定的房间内,王在清和江某某在该房间内与失足女张某某以及另外一名失足女进行淫乱活动。期间,王在清容留张某某吸食毒品。同年12月5日,王在清在徐州开元名都大酒店预定房间并购买毒品后,安排失足女许某某、刘某甲、刘某乙到预定房间提供性服务。王在清、周某乙、王某乙先是在该房间吸食毒品,在此过程中王在清等6人进行淫乱活动。

  在王在清的价值观里,吸毒和淫乱都是为了寻求刺激。在寻求刺激的同时,也与利益关系人结成了同盟,能为其在徐州的生意稳定根基。

  但对于聚众淫乱的指控,王在清并不认同。

 ▲王景称为阻止王在清从事卖淫活动自己曾割腕自杀,但王在清依然我行我素。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王景称为阻止王在清从事卖淫活动自己曾割腕自杀,但王在清依然我行我素。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割腕相逼

  2012年,经人介绍王在清认识了妻子王景。在王景眼里,王在清温柔、情商高、体贴人,是理想的丈夫人选。2013年10月,与王在清结婚后,王景进入丰疆集团工作,并在王在清要求下管起财务工作。

  在员工工资里,一项关于技师提成的支出引起了王景的注意。几经询问,她得知这笔开销主要是为了支付失足女的工资。由此,两人产生过几次矛盾,在丰疆集团闹得人尽皆知。王景甚至通过割腕自杀的方式阻止王在清,但没有任何效果。

  为了安抚妻子情绪,王在清曾在写给王景的保证书中写道:“要改变做人做事的方式,不再欺骗王景,一旦出事由其本人承担一切法律责任,绝不拖累王景和子女。”但事实上,王在清一边给妻子写下按着血手印的保证书,一边告诉小弟们另起炉灶。

  王志清在供述中提到,为了不让妻子王景发现,他还曾另开账户当起幕后老板。但吸毒、嫖娼依然是家常便饭。

  2014年8月1日,王景与王在清办理了离婚手续。

 ▲2015年11月,王在清给妻子王景写下保证书。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2015年11月,王在清给妻子王景写下保证书。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16宗罪

  没有了婚姻束缚的王在清,在当地娱乐行业更加如鱼得水。

  敲诈勒索、强迫买卖、寻衅滋事、窝藏、聚众淫乱、非法拘禁、组织卖淫,随着底线的不断突破,王在清手段狠辣、背景强大的传言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他更是将亲戚、信任的人安排到会所、丰疆集团担任要职,以便随时销毁证据,并保证他的安全。

  在2018年的夏天,王在清经营的“色情集团”,轰然倒塌。

  2018年6月3日,在当地公安机关的一次突袭检查中,王在清经营的多家会所近百名失足女被查获,王在清随之落网。因曾参与过公司经营,王在清前妻王景也被列为2号人物查办。

  在长达247页的(2019)苏0382刑初627号刑事判决书中,检方提到仅开元颐和桑拿2009年卖淫钟数为35895个,包夜1857个;2010年卖淫钟数为52865个,包夜3286个;2011年2月1日至4月21日卖淫钟数为15648个,开元颐和桑拿的卖淫收入占全部会所收入的98.46%,达到8029.86万元。开元三期四季温泉SPA会所2011年7月23日至2013年1月31日卖淫钟数为22576个,包夜328个;2017年5月至12月卖淫钟数为8028个,卖淫收入占全部会所收入79.82%,达4500万元左右。

  判决书显示,王在清近十年组织过的卖淫行为,有据可查的次数超过16万次。仅2016年7月至2017年9月间,当地群众举报开元四季温泉的卖淫嫖娼的警情次数,就达几十次之多。

  今年6月3日,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骗取贷款罪(单位)、骗取贷款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行贿罪、单位行贿罪、聚众淫乱罪、引诱他人吸毒、容留他人吸毒罪、窝藏罪等16项罪名,王在清被判处有期徒刑22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王在清的前妻王景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非法拘禁罪、犯骗取贷款罪、高利转贷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涉案的其余27人,也因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非法拘禁罪等多项罪名分别获刑。

  一审宣判后,包括王在清、王景在内的多名被告人提出上诉。王景称其对王在清组织卖淫等行为多次制止,并未参与,且后期对其仍有组织卖淫的行为并不知情。

  王景的辩护人、北京富力律师事务所殷清利律师透露,他已于8月底向徐州市中院提交了王景割腕自杀救治病历、王在清承诺书等6份新证据,并提出调取证据、审计鉴定、证人出庭、开庭审理等16份申请。

  目前,该案正在二审审理中。

  起底江苏徐州最大“色情集团”(下):区委书记和4名公安局长落马

  江苏徐州的“黑老大”王在清,在公安局长眼里是“小兄弟”,在手下人眼里是手眼通天的“大哥”,在当地人眼中是黑白通吃的“能人”。

  不止是徐州,王在清在安徽淮北、江苏及河南开封都很有名气,其背后究竟有多大的关系网,一直是当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2018年6月王在清的落网,就像一枚巨石丢入暗潮汹涌的大海,在徐州官场掀起巨浪。一名当地的知情人士用“几家欢喜几家愁”,来形容当时的情形。

  在王在清受审前,徐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德臣、徐州市公安局云龙湖风景名胜区分局原局长李勇军、徐州市公安局泉山分局原局长马景伟、徐州市公安局泉山分局原副局长曹为民等警界高官,因充当“保护伞”已被立案调查。 

  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发现,在王在清编织的“色情集团”中,李勇军、曹为民等警界高官是他最坚强的后盾。一声“军哥”“曹哥”加上购物卡、现金、奢侈品的加持,王在清的会所成了不合法的合法场所。正是在这样的关系网下,王在清在徐州打造了一个“色情集团”。

  据司法机关查明,为寻求非法保护或获取非法利益,王在清先后向11名公职人员行贿财物价值200余万元,向8名金融机构人员分别行贿财物价值190余万元。徐州市公安局泉山分局原副局长,云龙分局原政委、云龙湖风景名胜区分局原局长,徐州市沛县政府原副县长、公安局局长曹为民等4名公安局长,也因王在清断送了前程。 

  另经证实,徐州市云龙区原区委书记方正华,也与王在清有着不为人知的利益关系。方正华因帮助王在清谋利致使国家资产损失788万元,仅担任3年区委书记便落马获刑。

▲王在清经营的卖淫场所之一“七星会所”内景。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王在清经营的卖淫场所之一“七星会所”内景。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认公安局长做“大哥”

  位于徐州市云龙湖景区的开元四季温泉会所,曾是徐州街知巷闻的会所。经营者王在清表面上是娱乐场所的大老板,实际上却是涉黑组织的头目。卖淫嫖娼、收容吸毒、聚众淫乱,表面看似光鲜的会所中,却是黄赌毒的藏污纳垢聚集地。 

  一位熟悉徐州市公安局泉山分局原副局长曹为民的知情人透露,曹为民江湖气很浓,和王在清打得火热,只要有好处,就可以为违法犯罪行为讲情,甚至干预执法。在曹为民的庇护下,王在清的卖淫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时间久了,王在清对曹为民的称呼,也从曹局长变成了“曹大哥”。曹为民非常喜欢这个称呼,为“小弟”平事,都是他这个“大哥”应该做的。 

  2018年8月25日,时任沛县公安局长的曹为民,在会场上被江苏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直接带走。此时距离王在清落网,仅过去两个多月。

  2019年11月中纪委发布的《执法者变“保护伞”,公安局长为何滑向违纪违法深渊?》中提到,2018年底,江苏省纪委监委向徐州市纪委监委发出督办函,要求抓紧核实办理以张光明、王在清为首的两个涉黑组织案件涉及的党员领导干部、金融系统人员相关线索。在省纪委监委跟踪督办下,徐州市沛县原副县长、县公安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曹为民,徐州市原铜山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副主任王如席等多人充当涉黑组织“保护伞”的问题,相继被查实。

  2019年1月3日,曹为民被徐州市纪委监委留置审查。此时的他,仍不忘自己的“大哥”身份。面对纪委工作人员,他声称:“我这个做大哥的,有事情需要钱的时候,哪有那么多钱?他们这些做兄弟的,既然叫我一声大哥,帮我出这个钱,不是应该的吗?”

  王在清案发后,曹为民曾作为证人供述了接受王在清行贿事实。曹为民表示,其任徐州市公安局泉山分局副局长、云龙分局政委、云龙湖风景名胜区分局局长间,8次收受王在清的财物,对王在清的组织卖淫活动进行保护。包括在落实安保任务时,发现开元四季温泉会所有红绳等卖淫器具,视而不见未予查处。在明知王在清的场所存在卖淫嫖娼的情况下,仍召集治安大队领导,要求如查处开元要向局里报备,其目的是不查开元洗浴。其应王在清请托,还约和平路路派出所所长、泉山治安大队大队长、教导员、副大队长吃饭,协调王在清和公安人员的关系。

  徐州市公安局云龙湖风景名胜区分局湖北路派出所原所长李诗涛还提到,王在清为了使开元洗浴的组织卖淫活动不被查处,曾向其送钱、送购物卡。所以接到关于开元洗浴卖淫嫖娼的110报警,就派人去走个过场。为了应对上级检查,还让王在清安排一对卖淫嫖娼人员供其查处。

  “曹为民在办公会上说,任何人都不得随便查开元,要查必须经过他同意。有一次民警去开元洗浴中心检查消防工作,还被曹为民批评了。”李诗涛说。

▲黑老大王在清控制的丰疆集团被查封后,人去楼空。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黑老大王在清控制的丰疆集团被查封后,人去楼空。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省厅突查也能摆平

  在曹为民的协调下,王在清逐渐打开了在公安系统的关系网,每次遇到突击检查,王在清都能提前得到消息。

  因和曹为民等人关系好,王在清在多次警方突击检查中都得以幸免,甚至在江苏省公安厅的突击检查中也能全身而退。2011年4月,开元颐和会所被江苏省公安厅组织异地公安人员查处时,王在清曾向徐州市公安原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副局长王德臣,治安支队张伟送钱送物打听案情、协调关系,使得其和合伙人刘某征均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对于这件事,时任徐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案件查处一大队原大队长、治安支队原副支队长陈树军被抓时仍记忆犹新。陈树军称,2011年,江苏省公安厅组织人员异地查处开元洗浴中心,他和办案民警商量确定四项内容:一是就案办案,不要扩大范围;二是刑拘的孙某某要快捕快诉;三是刘某征上网通缉时间要报告市局;四是让铜山公安分局协调检察院、法院,防止追捕追诉。

  “主要就是想控制范围,不要继续深挖背后的王在清及其他人员,尽快结案,给刘某征的处罚留时间和空间。”陈树军称,实际上为了让他关照开元洗浴组织卖淫的事,王在清、刘某征等人曾多次向他送礼。2010年,他按照领导批示查处群众举报徐州开元洗浴中心存在卖淫嫖娼行为时,就曾提前通知刘某征做好准备,要求刘某征准备两对卖淫嫖娼人员,不能太多。因为3对卖淫嫖娼人员就得刑事立案,太少了又没有成果。 

  在徐州当地人看来,王在清能毫无忌惮地从事卖淫活动,与其背后强大的公安关系网密不可分。王在清手下人都知道,其手眼通天,遇事能平,与多个公安机关高层领导关系都很近,与曹为民拜成“把兄弟”,在他手下干活更安全。

  王在清的前妻王景回忆,2012年她和王在清结婚之前,就听说王在清参与了刘某征在徐州开元的组织卖淫活动。王在清为了协调刘某征的案子,花了将近两千万元找关系。仅2012年,王在清协调和招待费用就花了四五千万,2013年也花了有两三千万,主要是协调和招待银行、公安和政府人员。 

  “王在清协调公安关系是为了场所经营,给银行工作人员行贿,是为了用买空壳公司顺利在银行贷款。王在清胆子太大,做事不计成本,不光用金钱腐败政府和银行人员,还利用女色腐化这些官员。王在清搞娱乐多年获得成功,沉浸其中不能自拔,在犯罪道路上越陷越深。”王景说。 

  同时,多名卖淫女提到,被公安机关查处后,她们交了罚款后就被放走,还能得到公司补偿。不过,辖区派出所很少对开元四季温泉进行例行检查,来了也是走过场。

  徐州市公安局接处警详细信息表证实,2016年7月至2017年9月间,110报警平台数十次接到报警称开元四季温泉场所内存在卖淫嫖娼及吸毒行为。公安人员接警处理后,均称到现场后,未发现举报人所称卖淫嫖娼或吸毒情况。

▲徐州市公安局云龙湖景区分局原局长曹为民,是王在清在徐州重要的保护伞之一。图片来源/中纪委网站▲徐州市公安局云龙湖景区分局原局长曹为民,是王在清在徐州重要的保护伞之一。图片来源/中纪委网站

  4个局长先后落马

  王在清苦心经营的关系网,为其带来了诸多便利,不仅多次在公安机关检查行动前能收到短信或电话形式的通风报信,还熟知公安机关通过查看酒店客房监控查处卖淫嫖娼的侦查方式。为躲避查处,王在清一再提醒会所负责人不要将失足女安排到客房卖淫,要到具有安全和预警措施的房间进行性交易,这些房间不会被查出。

  为了维持庞大的关系网,王在清在送礼上毫不吝啬。

  检察机关调查发现,2007年夏天至2011年4月,王在清为谋取组织卖淫违法犯罪活动不受查处等非法利益,9次送给徐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案件查处一大队原大队长、治安支队原副支队长陈树军现金合计31.5万元。

  2007年上半年至2017年,王在清8次送给徐州市公安局泉山分局原副局长、云龙分局原政委、云龙湖风景名胜区分局原局长、徐州市沛县人民政府原副县长、公安局局长曹为民现金合计22万元、购物卡3万元、玉石挂件2件。经鉴定,玉石挂件价值6.8万元。

  2010年8月,王在清以帮助徐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原支队长张伟垫付房款为由,送给张伟现金46万元。

  2017年春节至2018年春节,王在清两次送给徐州市公安局云龙湖风景名胜区分局原局长李勇军购物卡合计3万元、翡翠饰品1件。经鉴定,翡翠饰品价值4.3万元。

  2018年春节前,王在清为谋取徐州海天净尘私人会所组织卖淫违法犯罪活动不受查处等非法利益,送给徐州市公安局泉山分局原局长马景伟购物卡3万元。

▲王在清曾隐瞒妻子王景,将团队设置在理想国际办公楼运营色情产业。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王在清曾隐瞒妻子王景,将团队设置在理想国际办公楼运营色情产业。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2011年4月至2013年中秋节,王在清还在徐州开元颐和桑拿洗浴中心组织卖淫案被查处过程中,为逃避法律追责,先后送给徐州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副局长王德臣现金合计15万元、购物卡15万元、IPHONE4S手机2部、雷达手表1块(经鉴定为仿冒)、欧米茄手表1块(经鉴定为仿冒)。

  除向公安系统行贿外,2012年上半年,王在清用丰疆集团作为担保,以宋某辉名义收购上海瑞阳三采投资管理公司徐州分公司的股权,后因发生纠纷,丰疆集团资产被查封。2013年下半年,王在清提起诉讼,请求撤销与上海瑞阳三采投资管理管理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合同。2013年下半年至2018年,王在清为该案及其公司涉诉的其他案件审理上谋取不正当利益,使用丰疆集团的资金先后送给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审判委员会委员、民一庭庭长董涛现金合计40万元、购物卡合计44万元。

  此外,2011年4月,王在清控制的徐州红彤彤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竞拍新城区地块一宗,后王在清因资金不足无力开发。为了解除已经签订的土地出让合同及谋取其它不正当利益,2011年底至2012年上半年,王在清使用丰疆集团资金先后送给徐州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李钢(另案处理)港币10万元、购物卡5万元。

  邳州市法院审理后查明,王在清控制的黑社会组织,为了寻求非法保护或获取非法利益向11名公职人员行贿财物价值200余万元,向8名金融机构人员分别行贿财物价值190余万元。

▲徐州云龙区原区委书记方正华收受王在清贿赂,致使国家资产损失788万。图片来源/江苏检察▲徐州云龙区原区委书记方正华收受王在清贿赂,致使国家资产损失788万。图片来源/江苏检察

  区委书记的交易 

  在徐州当地,大多数人都知道王在清与公安系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只有少数人知道,王在清的发迹和在云龙区的能量,均与徐州市云龙区原区委书记方正华有关。两人鲜少碰面,也没有过多公开交集,但方正华却曾出面为王在清作担保,致使国有资产损失达788万。

  公开资料中,1962年出生的方正华,2001年11月任徐州市物价局副局长,2011年调任徐州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研究室主任。2013年11月,出任徐州市云龙区委副书记、副区长、代理区长;2个月后转正任云龙区区长;2016年7月升任徐州市云龙区委书记。

  2019年2月1日,江苏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徐州市云龙区委书记方正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19年11月12日,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徐州市云龙区原区委书记方正华因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公开的案件细节中,王在清是方正华的主要利益关系人,方正华的落马也与为王在清牟利有着密切关系。

  镇江市中院审理查明,2004年至2018年,方正华利用担任徐州市物价局副局长至云龙区区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企业和个人在房产租赁、项目推进、优惠电价申报、子女入学、价格调整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王在清等人所送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8万余元。

  其中,方正华在担任云龙区区长、区委书记期间,明知王在清的公司资金链出现断裂、拖欠房屋租金等情况下,仍违反决策程序和相关规定,决定以云龙区国有资金转租原由王在清公司所承租的房产,交由不具备招商运营条件的公司招商运营,且在尚未与王在清的公司签订租赁协议情况下,同意云龙区下属投资公司预付房产租金给王在清的公司,又代其支付部分房产租金;后王在清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方正华决定解除与王在清的公司转租关系。截至2018年11月,因多支付租金造成国有资产损失788万余元。

  王在清落网,牵连出区委书记、公安局长等大小12名警方人员落马,这在当地是一桩巨大的丑闻。

  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责任编辑:张迪

上一篇:超强台风“美莎克”继续北上 东北地区将再迎强
下一篇:十一假期火车票今日开抢 这些线路最热门!_国内

友情链接: